加码AI+硬件 网易

  加码AI+硬件 网易

  加码AI+硬件 网易有道盈利难题待解

  时代周报记者 邓宇晨 发自广州

  2020年初暴发的新冠肺炎疫情让不少在线教育企业迎来了一季报的“高光时刻”。

  5月19日,网易有道(DAO)发布2020年一季报。财报显示,2020年一季度,网易有道净收入达765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5.4亿元),同比增长139.8%。其中,贡献超八成的学习服务和产品净收入达624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4.4亿元),同比增长226.4%。

  虽然一季报数据如此亮眼,但网易有道依然未能实现盈利。2020年一季度,网易有道归属于普通股股东的净亏损达239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1.69亿元)。

  5月24日,网易有道有关负责人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2020年一季度,网易有道的毛利率得到持续优化。同时,公司整体实现了经营性现金流为正,“本季度也是有道连续第5个季度业务实现稳健和快速的增长”。

  2019年10月,网易有道从网易(NTES)拆分而出,在纽交所独立上市,同时也是目前在线教育行业里唯一有互联网巨头背景的上市公司。

  “在K12赛道上,网易有道的优势和劣势同样明显。”5月24日,熟悉在线教育行业的投资人赵亮(化名)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有道独特的互联网基因和科技属性是其他公司所不具备的,但能否转化成‘护城河’,还有待市场检验。”

  截至美东时间5月22日收盘,网易有道当日微涨1.75%,达24.48美元/股,总市值27.36亿美元,在教育中概股中排名第四,仅次于好未来(TAL)、新东方(EDU)和跟谁学(GSX)。

  半数营收用于营销

  K12赛道无疑是在线教育赛道中最具增长潜力的市场。

  财报显示,2020年一季度,网易有道精品课实现销售额630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4.5亿元),同比增长311.9%。正价课付费人次达27.6万,同比增长59.5%;K12正价付费人次达15.3万,同比增长358.7%。

  值得注意的是,K12业务此前并不是网易有道的优势业务。2019年一季度,K12正价课的付费人次仅有3.33万,还不到成人正价付费人次的零头。财报显示,2020年一季度,成人正价付费人次为12.2万,比去年同期的13.95万减少11.9%。

  成人付费人次的减少带来的是客单价的大幅度提高。2020年一季度,有道精品课平均客单价为1619元/人次,同比增长158.2%。

  “从2018年开始,有道就已经开始将K12作为战略重心。”赵亮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这也意味着,网易有道将直面好未来、新东方等行业巨头的竞争。“互动大班课则意味着有道开始将技术优势转化成高质量的产品和服务。这或许就是对手们做不到,也做不来的地方。”

  针对目前行业主流的“双师大班课”,“互动大班课”是网易有道提出的新模式。

  5月20日,网易有道CEO周枫在其个人公众号上发布《超越传统教学:名师互动大班》一文。

  文中提到,K12大班教学具有“优良经济模型”,但无法做到“覆盖所有教学场景”,而有道提出的“互动大班课”则是在包含双师大班所有元素的前提下,增加了智能化的机器辅助互动环节,其中包括结构化、个性化的练习与探索。

  不过,在差异化服务的背后,网易有道仍然要面临行业整体获客成本居高不下带来的经营压力。

  财报数据显示,2020年一季度,网易有道的总运营费用为581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4.1亿元),同比增长212.0%。其中,销售和营销费用为422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2.93亿元),比去年同期增长6400万元人民币。对此,有道方面解释称,费用增加主要是由于加强了营销工作,并扩大了营销团队。

  这一季度,网易有道的销售和营销费用已占到净收入的55%。赵亮分析,营销费用暴涨的原因之一,或许是在为今年的暑期营销“烧钱大战”提前预热。

  2019年,在线教育行业暑期上演的“烧钱大战”使得众多教育机构至今未走出亏损的泥潭。业内人士表示,今年的暑期营销只会“更加惨烈”。

  “暑期收入往往能够占到教育机构全年营收的1/3左右。今年的暑假又因疫情影响而压缩了,各家企业都在想办法将疫情期间积累的免费流量留存住。”赵亮对时代周报记者说。

  强敌环伺

  后疫情时代,如何把免费用户转化成付费用户,成为教育公司最头疼的事情。

  “重运营、重服务,这是新东方、好未来等机构能够崭露头角的原因。”5月22日,一位前好未来员工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在她看来,互联网公司往往缺少这种“精耕细作”的能力,“互联网公司往往会在流量获客和技术方面有着天然优势。”

  5月23日,独立IT分析师唐欣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网易产品线极为丰富,也有一定的流量优势,“但这种优势转化为获客和营销方面的优势并不算太突出,竞争的核心不在于此。”

  如此情景之下,网易有道选择押注AI技术。有道方面表示,2020年第一季度推出了AI作文批改技术,并被广泛应用到包括有道精品课和有道词典等各个产品当中。

  不过,“AI+教育”领域也并非乏人问津,同样竞争激烈。

  《2020“AI+教育”行业发展及投资报告》显示,教育行业在2019年度的425起投资事件中,26.35%的投资事件与AI概念有关;“AI+教育”企业获投总金额占全年总融资额的41.9%,较2018年上涨27%。

  “随着二胎政策带来的教育红利,这一块市场规模还会继续扩大。互联网巨头们也是看重这一点,所以纷纷试水。”唐欣对时代周报记者说。

  网易有道无疑会在“AI+教育”领域遇到诸多“老朋友”。

  2019年年底,腾讯推出WeLearning智能教育解决方案,搭建腾讯教育中台,对外开放底层能力和开放平台;2020年5月,字节跳动推出AI英语启蒙课程“瓜瓜龙英语”,并在5月8日亮相罗永浩的直播间,5000份产品上架后不到10秒售罄。

  除了“AI+教育”外,“教育+智能硬件”则是网易有道的另一个尝试。

  唐欣告诉时代周报记者,教育硬件一定是在线教育企业争夺的关键赛道,是产品的最佳载体之一。“它是教育内容的核心应用场景,重要的流量来源。”

  赵亮则认为,教育硬件在C端市场还是较为小众,并未真正引起主流市场的关注。虽然有如步步高、华为、科大讯飞、小米等行业巨头入局,但都没有将其作为重点项目推进。

  “消费者的体验感不好、未形成刚需是教育智能硬件打不开市场的主要原因。”赵亮对时代周报记者说。

  2019年8月,网易有道词典笔2.0上市之初,周枫曾表示,这款产品将有望成为学习硬件的“爆款”,“有道的目标是‘中国的中小学生人手一支词典笔’”。

  一季报显示,由于线下渠道受到疫情影响,以有道词典笔2.0为代表的智能硬件的销售在一季度的收入达5300万元,同比增188.7%。

  若以电商平台上有道词典笔2.0的官方价格799元进行估算,2020年一季度,有道共卖出6.6万支词典笔。

  目前看来,这距离周枫“人手一支”的目标仍相差甚远。